新鄉市耀源振動(dòng)機械制造有限公司

聯(lián)系耀源提升機廠(chǎng)家

首頁(yè) 〉信息詳細

翻版股災對我國制造業(yè)的第三次毀滅性打擊

作者www.priceactionsignals.com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17/08/26

翻版“股災”,對中國制造業(yè)的第三次毀滅性打擊!
       這一波大宗商品的暴漲暴跌,對傳統制造業(yè)的沖擊堪稱(chēng)毀滅性的,眾多中小型的制造企業(yè),將會(huì )在未來(lái)一年內徹底破產(chǎn)!


“吃肉的時(shí)候沒(méi)跟上,挨刀的時(shí)候沒(méi)少挨!”

  這是一位傳統制造業(yè)的老板,前天在朋友圈里發(fā)的配圖文字,我能感受到他“臉上有笑,心中是淚”的心情。

  大家應該知道,對于絕大多數中小型的傳統制造企業(yè),其制造環(huán)節的利潤是相對固定的、也是有限的,一般在3%—5%之間,還必須是管理有方、成本控制能力強的。除了管理和經(jīng)營(yíng)之外,他們最大的風(fēng)險在哪里?在于原材料價(jià)格的波動(dòng)——當原材料價(jià)格波動(dòng)劇烈時(shí),許多制造企業(yè)很容易因為庫存問(wèn)題,遭受到毀滅性打擊。

  這是一次翻版的“股災”,去年的股災,先是暴漲,后是暴跌,導致無(wú)數的股民傷痕累累,現在的大宗商品(尤其是“黑色系”螺紋鋼和焦炭,是大多數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的主要原材料)暴漲暴跌,也將導致無(wú)數的中小型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傷痕累累、甚至于破產(chǎn)倒閉。

  當然,去年年中股災爆發(fā)之后,因為涉及到國資背景的商業(yè)銀行的資金安全,國家果斷出手拯救,而這一次“黑色系”的暴跌,盡管涉及到無(wú)數傳統制造企業(yè)的命運,但是,國家卻不會(huì )出手拯救,美其名曰“去產(chǎn)能”!

  TMD的“去產(chǎn)能”!這句粗口,我是代受到傷害的制造企業(yè)說(shuō)的。沒(méi)有政策吹風(fēng)的“去庫存”,螺紋鋼和焦炭就不會(huì )暴漲,沒(méi)有暴漲,制造企業(yè)就不會(huì )增加原材料和成品庫存,沒(méi)有增加庫存,就不會(huì )在大宗商品暴跌時(shí)“挨刀”。

  讓我們看看,這一波大宗商品是怎么暴漲起來(lái)的,又是怎么暴跌下來(lái)的?

  去年底,在各種利好政策接二連三的吹風(fēng)下,貨幣放水、再放水,樓市降低首付比、房?jì)r(jià)飆漲,地方政府基建加碼、再加碼,商業(yè)銀行再來(lái)個(gè)債轉股,在上述一連串的政策刺激下,你說(shuō)大宗商品豈能不漲,尤其是充當“穩增定”標的指數的螺紋鋼和焦炭,不瘋漲才怪——在這一股刺激式的春節迷漫之下,螺紋鋼從去年底的1600多,僅4個(gè)月時(shí)間,就一路拉升到2700左右,漲幅高達70%,同樣,焦炭也僅用了4個(gè)月的時(shí)間,價(jià)格從600左右狂飆到1100多,漲幅高達90%左右。

  政策利好的吹風(fēng),大宗商品的瘋漲,使得傳統制造業(yè)仿佛迎來(lái)了遲來(lái)的春天,于是乎,好久不滿(mǎn)負荷生產(chǎn)的廠(chǎng)房,開(kāi)始大批量招工,大批量原材料入庫,鍋爐的煙火開(kāi)始變旺,甚至準備新增生產(chǎn)線(xiàn)。

  可惜,這樣滿(mǎn)懷希望地忙了幾個(gè)月,從4月下旬以來(lái),傳統制造業(yè)的老板,心跳開(kāi)始加速,頭發(fā)開(kāi)始變白,螺紋鋼和焦炭的價(jià)格,在短短20天時(shí)間里,價(jià)格暴跌高達30%,如此急速的暴跌,有幾家制造業(yè)企業(yè)能夠承受——加工制造環(huán)節的利潤,本身是相對固定的。原材料的批量入庫,大都是在上漲了30%后才啟動(dòng),價(jià)格推到了頂端,又瞬間大幅度砸下來(lái)、且沒(méi)有人接手,誰(shuí)能扛得?又有幾家不巨虧?

 螺紋鋼的斷崖式暴跌 www.priceactionsignals.com

 。菁y鋼的斷崖式暴跌)

 焦炭的斷崖式暴跌 www.priceactionsignals.com

 。ń固康臄嘌率奖┑

  “政策沒(méi)定性,決策存分歧”!這從本周一權威人士在《人民日報》大篇幅的訪(fǎng)談中,我們能夠感受到。而在權威人士給宏觀(guān)經(jīng)濟定調“去杠桿”之前,市場(chǎng)對政策吹風(fēng)的理解是“去庫存”,這一波大宗商品暴漲暴跌對傳統制造業(yè)的巨大沖擊,不怨政府,還能怨誰(shuí)?許多事,決策層在廟堂之上爭一爭也就罷了,但必須形成共識后再引導市場(chǎng)輿論,否則,市場(chǎng)何去何從?企業(yè)家何去何從?

  我認為,這一波大宗商品的暴漲暴跌,對傳統制造業(yè)的沖擊堪稱(chēng)毀滅性的,眾多中小型的制造企業(yè),將會(huì )在未來(lái)一年內徹底破產(chǎn)!

  在過(guò)去10年,我認為,起碼有三次宏觀(guān)決策失誤,對中國制造企業(yè)造成了毀滅性打擊。

  第一次毀滅性打擊:

  2008年人民幣“外升內貶”的貨幣政策

  2008年借助4萬(wàn)億刺激,“國進(jìn)民退”開(kāi)始主導中國經(jīng)濟走向,人民幣也正在此時(shí)實(shí)施“外升內貶”的貨幣政策。

  這一不合時(shí)宜的貨幣政策,是對中國制造業(yè)的第一次毀滅性打擊,在成功幫助美歐日等發(fā)達國家實(shí)現制造業(yè)回流的同時(shí),也迫使中低端制造業(yè)向東南亞、印度和非洲大面積的轉移,大批民營(yíng)制造業(yè)的倒閉潮,自此一發(fā)不可收拾。

  第二次毀滅性打擊:

  2011年銀行業(yè)誘導的互保聯(lián)保危機

  “互保聯(lián)保”絕對是中國銀行業(yè)的模式創(chuàng )新,只不過(guò),這一模式創(chuàng )新,以誘導式的風(fēng)險轉移為始,以中小制造企業(yè)的集體破產(chǎn)為終。

  明知傳統制造業(yè)不景氣,為了追逐利差,為了轉移風(fēng)險,絕大多數商業(yè)銀行,開(kāi)始了忽悠式的放貸之旅,“甲公司”明明年營(yíng)收只有1000萬(wàn),利潤可能只有50萬(wàn)、甚至沒(méi)有,為了放貸獲得利差、又轉移掉風(fēng)險,就讓“乙公司”進(jìn)行擔保、或讓多家公司進(jìn)行聯(lián)保,當然,為了讓“乙公司”愿意擔保,給“乙公司”看的“甲公司”財務(wù)報表,大都是大幅度修正過(guò)的,1000萬(wàn)營(yíng)收可能改成1億元營(yíng)收,50萬(wàn)利潤可能改成1000萬(wàn)利潤。

  互保聯(lián)保危機,給眾多中小制造企業(yè)帶來(lái)了噩夢(mèng),裹挾著(zhù)眾多中小企業(yè)的血與淚,悔恨和無(wú)奈。

  第三次毀滅性打擊:

  近半年大宗商品(尤其是螺紋鋼、焦炭焦煤)的暴漲暴跌

  心情沉重,經(jīng)濟政策的無(wú)常,高層決策的分歧,卻導致了無(wú)數中小企業(yè)的巨虧、甚至將迎來(lái)不可避免的倒閉。
 
天太提升機轉載!


產(chǎn)品列表

版權所有:新鄉耀源振動(dòng)機械制造有限公司 地址:新鄉市人民路西環(huán)路口向南1公里 網(wǎng)址:www.priceactionsignals.com
銷(xiāo)售1部:0373-7115222 手機:13523245008 聯(lián)系人:趙經(jīng)理 銷(xiāo)售2部:0373-7115222 手機:15903052402 聯(lián)系人:胡經(jīng)理
耀源提升機械網(wǎng)致力于打造專(zhuān)業(yè)的提升機、輸送機、給料機等提升輸送機械專(zhuān)業(yè)平臺
耀源提升機廠(chǎng)家_技術(shù)支持:www.ddjw.net